全国服务热线:4006881797/010-82734660

搜索

版权所有:北京航天润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21684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二分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服务热线:4006881797   座机: 010-82734660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镇龙域北街8号院1号楼金域国际中心B座1403室

北京航天润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专业为ZF单位、JD等涉密
单位提供信息安全整体解决方案

关注我们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详情

情报部门调查“新冠”起源?美国全球生物实验室有何秘密?

【摘要】:

国家安全  全民有责

   5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给美情报部门下了“死命令”,要求他们“加倍努力”,必须在90天内呈交新冠疫情起源调查报告。美国的做法,看似咄咄逼人,实则其最怕的该是国际社会的对等回应。要知道,美国在全球的生物实验室的数量超过200个,一些实验室周边屡发生物疫情,其中更有研究“冠状毒株”的实验室。

 

再演“洗衣粉”把戏

    病毒溯源是科学问题,此次,美国不找科学家、不找专业部门,要求情报部门跨界调查,可以说,美国目的非常明确,依然是奉行嫁祸中国、遏制中国的老路子。

    让美国情报部门调查“新冠”起源,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初小布什政府逼着情报界去找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一样,”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只要拿出当年从伊拉克境内搜出“洗衣粉” 的专业精神,绝对能编出一份让美国左右翼极端政客都能满意的调查报告来。

    90天伪造证据、编造故事、寻找假证人,时间上差不多够。但是从专业角度看,由情报部门在三个月里得出结论无异于天方夜谭,拜登向情报机构下的这道“命令”,不过是为了在90天后,让中情局编造一个符合美国当前对华打压政策的栽赃报告罢了,不过中国不是伊拉克。

    要知道,捏造故事可是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老本行,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更是大言不惭的说,“我曾任中情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进取的荣耀”。

 

带有明显政治图谋的舆论战

    美国中情局等情报机构为政治而编造谎言劣迹斑斑,这次美国情报机构出马,刚一起跑,就已毫无公信力。可是从近一段时间,美国媒体、美国学术界、美国政治界最新的表态和行动来看,显然这一次美国对中国的攻势,绝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舆论战,而是美国经过事前精心准备的。

    就像以前在香港、新疆、西藏议题一样,美国发动对中国的政治攻击,先由媒体启动攻势,发表一些能引发舆论讨论和谣言的阴谋论报道,然后会找学术界的专家学者进行评论,最后将这称为所谓的”国际舆论“,俨然已形成一条完整的造假售假“谎言链”。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欧美、日本、印度等国损失惨重,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美西方不主动对抗击疫情,反而在污蔑中国这件事上大费周章,不断抹黑中国,制造“中国恐慌”,从更深一层来讲,是美西及附属国家自己解决不了问题,从而选择矛盾转移,找个人背锅,这也是西方政治传统。

 

与“731部队”合污的实验室

    美国作为二战后的第一强国,生物武器的开发应用和对生物威胁的防范都是走在世界前列的。朝鲜战争中,美军在朝鲜北方和中国部分地区秘密使用生物武器,即使面对铁的证据依然百般抵赖、死不承认。越南战争中,美军大量使用植物杀伤剂,对越南民众和环境遗害无穷。

    自2003年以来,美国国内外生物实验室发生了数百起人类意外接触致命微生物事故。2019年7月初,美国最大的生化武器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被紧急关闭,而此时正是距离德特里克堡一小时车程的社区爆发神秘呼吸道疾病,导致54名居民生病的一个月后。紧接着,美国迎来了自2009年以来的最严重流感季。据美国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至2020年流感季,美国至少有3200万人感染,其中1.8万人死于流感相关疾病。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后,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曾公开承认:一些“流感”死者可能是患新冠肺炎。

    美军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看似是极为普通的一个现代医学科学研究场所,实际上,这个实验室开展了包括生物武器实验在内的许多最危险和最邪恶的科学项目。

    1943年4月,美军开始在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建立生物战研究机构,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间,美军从事生物战研究、试验和生产的绝密机构在顶峰时期拥有4000名军人和文职人员。二战日本投降后,美军与日本”731部队“细菌战犯达成了肮脏的”镰仓协议“,以豁免他们罪行换取大量人体试验资料,美国人还按照协定,聘请”731部队“战犯石井四郎为德特里克堡的高级顾问。从1943年到1969年,该军事生物机构一直在发展美国的生物武器计划,验室至今还保存着埃博拉、炭疽、天花、 SARS 冠状病毒等人类已知的最致命的病原体。 

    根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报道,自上世纪50年代起,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就有平民雇员因炭疽病死亡,美军方也承认,曾伪造其死亡证明为“支气管炎”。

    从1988年至今,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持续扩建,尽管遭遇反对,但扩建计划仍在2008年顺利完成。美国环境保护署则回应,实验室附近土壤中发现了以致癌物为主的有毒物质,且地下水也被污染。

 

分布全球的秘密生物实验室

    目前,美国在世界各地的生物实验室的数量已超过200个这已是全世界皆知的“秘密”。据媒体报道,目前美国在包括中东、非洲、东南亚以及前苏联的25个国家和地区立了秘密生物实验室。根据俄官方信息显示,美国在乌克兰设立了十余个生物实验室,在格鲁吉亚有3个实验室和11个小型研究机构。在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塞拜疆等国也都有美国的生物实验室。还有一部分实验室位于阿富汗、巴基斯坦、泰国、柬埔寨、越南、老挝、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

    据俄国防部官方网站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美军在海外设立生物实验室的直接目的是研发用于运载生物武器的技术手段,间接目的则包括:在地缘政治对手周边建立军用实验室、收集特定地区高危微生物的菌株、用毒性药剂进行人体实验、收集“单一民族”的生物资料等。

    美国的说法是,这些在两国边界附近的实验室是用于和平目的的卫生防疫中心,但需要关注的是,在这些美国生物实验室邻近地区经常暴发当地非典型疾病。

    2004年,位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近郊的卢加尔生物实验室开始建设,2011年开始运行,2016年进行了改建。俄罗斯明确表示,这个机构由美国国防部建造,“美国驻格鲁吉亚陆军部队医学研究局”就设于该机构。美国民间组织通过查询美国政府的商业合同数据中心了解到,这里开展了与炭疽、妥拉血病及出血热相关的研究。2013年、2014年,该地区的出血热患者从2012年的1例上升到13例和25例,并在2014年导致4人死亡。但检测的动物样本没有发现阳性,这说明,病毒的扩散是由人人传播导致,这种传染病也在与格鲁吉亚接壤的俄罗斯地区反复出现。

    2005至2014年间,美国先后在乌克兰利沃夫州、外喀尔巴阡地区和克里米亚地区等地建设并完善了8所实验室。2016年,乌克兰东部的哈尔科夫爆发了导致300多人死亡的流感,2017年又爆发了甲型肝炎。在南部的梅克莱夫,2011年爆发了有100多人感染的霍乱,2018年爆发了甲型肝炎。除了以上述地区为代表的流感、甲型肝炎、霍乱疫情,2016年、2017年乌克兰还出现过肉毒杆菌感染疫情。

    2016年,美国完成了韩国群山基地、平泽基地实验室的改造。据韩媒报道,这些实验室从2009年至2014年间进行了多达15次炭疽武器试验,并且一直向驻韩美军提供活性炭疽杆菌标本。2019年,韩国海关人员在釜山港8号码头等地发现了美军将多种武器级病毒细菌样本送入韩国。有报道称,驻韩美军瞒着当地居民,进行了肉毒杆菌、葡萄球菌毒素和蓖麻毒素等剧毒物质的实验。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及内阁机关报《民主朝鲜》刊发书名文章,谴责美国不顾朝鲜半岛局面缓和势头,继续在韩国推进反朝生化战计划,文章称,2019年美国将增加15.6%的预算用作针对朝鲜生化战争的“朱庇特计划”,其中的34.5%将用于设有综合生化武器实验室和相关装备的釜山港8号码头。

 

疑点重重的“中央参考实验室”

    在这里,需要重点提到美国在哈萨克斯坦投资的“中央参考实验室”。

    该实验室于1948年成立,苏联解体后,实验室收集了大量病原体和病毒,是世界上最大的病原体和病毒库之一。1993年12月13日,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与美国签署政府间合作协议,由美国国防部投资1.3亿美元对该实验室进行改扩建,根据美方设立实验室时与当地政府约定的条件,禁止当地官员对实验室的研究活动进行监管,甚至无权进入实验室的领地。

    自2005年以来,该实验室共实施了超过25个研究项目,研究内容包括引起炭疽、鼠疫、图拉热病、脑炎、出血热和冠状病毒的危险病原体和病毒,所有研究都是在美国国防部国防减灾局“KZ-33”项目下,以及其他外国部门和组织的指挥下进行。

    2017年,该实验室在南哈萨克斯坦地区的隧道的洞穴中收集了200份样品,主要用以检测新的蝙蝠冠状病毒,并发现了12种新的冠状病毒。哈萨克斯坦Ehonews.kz网站报道称,根据官方出版物和科研论文的发表内容,该研究所从2017年就开始对某些类型的冠状病毒进行研究。

    据俄罗斯媒体NEWSFRONT报道,2020年初有哈某社交网站披露,来自中国的新冠病毒样本与哈实验室几年前研究过的样品完全吻合。2017年,哈国家安全研究所证实,该所曾对冠状病毒进行研究,其中也包括COVID-19。

    “KZ-33”项目由加文·史密斯(Gavin Smith)领导的生物学家小组负责,史密斯教授曾在靠近英美海军基地的新加坡和美国海军医疗研究中心“亚洲中心”实验室从事冠状病毒研究。在2014至2015年期间,加文·史密斯曾在北卡罗来纳州某大学出版关于冠状病毒危害人类的方式的著作,其中包括美国情报分析研究报告。据媒体报道,新冠疫情爆发后,史密斯教授在媒体上消失并且一直没有现身。

 

美国到底想隐藏什么?

    尽管美国声称在海外设立生物实验室,目的是进行生物监测、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研发防御生物袭击的手段和方法,但毋庸置疑的是,美军是全球生物武器的持有者。包括德特里克堡的诞生,都是为了美军生物战的目的而服务。目前已有很多证据链表明,美国军方完全具备能力,利用科学中心和其他科学研究机构发起生物攻击。

    2019年末,《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缔约国大会在日内瓦举行,公约共有183个缔约国,包括中国在内的绝大多数缔约国都主张谈判一项旨在全面加强公约,包含核查机制的议定书。然而,近20年来,美国一直独家阻挡重启核查议定书的谈判,美方给出的理由是生物领域不可核查,国际核查“可能威胁美国国家利益和商业机密”,有利于“工业间谍活动”。在这背后,美国到底想隐藏什么“机密”?

    2021年1月,世卫组织联合专家组在中国进行了实地走访和深入了解,一致认为,关于中国实验室事件引发病毒这种假说是极为不可能的。美国在全世界不断设立、扩建生化实验室,发国际社会普遍质疑,在此背景下,美国不仅给不出明确合理的解释,一些政客和媒体还将“实验室泄漏论”高度政治化,妄图将脏水泼向中国,美方究竟是关心溯源,还是想维护霸权?其动机实在可疑!

    美国的做法,看似咄咄逼人,实则其最怕的该是国际社会的对等回应。